当前位置:首页 >  PC电脑

微博已荒漠,无处建“绿洲”

发布时间:2019-09-09

 

近段时间,一款名为“绿洲”的APP进入了人们的视野,更是在三天之内刷爆了朋友圈,一时间成为了互联网界热议的话题。我们今天一块来看一下,微博打造的这片“绿洲”吧!

绿洲三天

2019年9月2日,新浪微博CEO王高飞在其个人微博上发布了一款名为“绿洲”的APP邀请码,“绿洲”APP在苹果应用商店上架;

2019年9月3日,社交圈内以病毒裂变般的形式,到处充斥着“绿洲”APP的邀请码,“绿洲”APP登顶应用商店社交榜第一名;

2019年9月4日,“绿洲”APP因logo涉嫌抄袭而被下架。

绿洲三天就如水煮面条的过程一般,还未沸腾,就已经开始纠结了起来…

第一天-KOL(意见领袖)

微博从诞生时起,就一直和明星走的很近,而拥有明星,则意味着同步拥有明星的两大附属属性:粉丝关系和KOL资源。

随着新浪CEO王高飞发布绿洲邀请码的第一条微博之后,众多明星微博也相继发声。在大众进入绿洲之时,竟发现这里的内容已如此丰富,吴亦凡、TFboys、薛之谦等早已入驻。

通过大V的领头羊作用,引导其粉丝们来到绿洲,进而快速实现了绿洲的冷启动!十年前的微博不正是如此么?

第二天-饥饿营销

绿洲APP登顶应用商店社交榜榜首,明星资源的KOL营销方式当然功不可没,但绿洲还玩了另外一个套路—饥饿营销,一个被小米手机玩到极致的套路,如今依旧屡试不爽。

简单来说就是,进入绿洲是需要一定资格的,而这个资格以邀请码的形式体现。

根据我们上面提到的KOL营销模式判断,不难想到,微博大V肯定拥有第一手的邀请码资源。而普通用户进入到绿洲之后,又会拥有邀请10人入驻的资格。1个人带来10个人,10个人又带来100个人,如此裂变!

采用邀请码的形式,可能还考虑了另外一层原因:毕竟目前是内测阶段,服务器不稳定,绿洲APP还是要控制一下入驻人数的。在入驻人数激增期间,绿洲APP甚至还不得已关闭了修改昵称和头像的功能!(目前已恢复)

第三天-侵权下架

绿洲APP上线的第三天,就有网友曝出绿洲APP logo涉嫌抄袭。话不多说,大家自己看图。

乍一看,这哪里是抄袭,这分明就是截了个图嘛!!!

然后官方回应也是特别有意思,特别有技术含量,我们来看。

微博CEO王高飞回应:

“发现了,已经先下架了。”

你看,这回答多有水平,“发现了”,这证明原先并不知情呀,现在赶紧采取措施,“已经下架了”呀。而后呢,“同时启动内部设计流程核查工作”,也就是说肯定有一个设计师要拿来祭天了呀!

绿洲官方微博回应:

“前期设计师确实借鉴了网上公开素材的类似设计元素,这些基础元素包括沙漠、太阳、仙人掌等。”

此处,我只想评论一个“F”开头的英文单词!请问这个logo中,除了沙漠、太阳、仙人掌,还有其他东西么?而且还在后面加了一个“等”字…这个“等”字是不是完美解释了,连太阳的位置,绿洲也借鉴了一下…

营销手段

如何?面对绿洲LOGO的抄袭事件,我们会不会有以上的反应?试想一下,如果绿洲正是想要大众有这种反应呢?也许抄袭只是营销手段而已,有争议才会有热度!当年腾讯的产品,qq飞车、英雄联盟等,哪一次不是在一片骂骂咧咧的舆论声中登场,而最后又让大家深陷其中,无法自拔!

重新上架

2019年9月6日,“绿洲”重新上架,LOGO换新。

虽然看到这个整改过后的LOGO,笔者还是忍不住想起那个“F”开头的英文字母,但此抄袭事件只会随着时间的流逝,让人们淡忘,人们今后还是会专注于绿洲本身!

何为绿洲?

上面我们讲述了绿洲事件的始末,那么绿洲APP究竟是什么呢?

社交平台

从上方应用商店的截图中,我们可以看到绿洲的后缀为“清爽社交圈”。 而绿洲官方对于LOGO的回应中,也让大家对于绿洲APP有了一个初步的认识:“现在的社交网络里,大家都跟沙漠里的一群仙人掌似的,太孤寂,又浑身是刺,我们需要一片清爽的绿洲。”

种草社区

然而进入绿洲APP后,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迎面而来。界面是ins的翻版,内容是小红书的再现,就连唯一的创新功能—水滴,也是满满的蚂蚁森林既视感!

抛去其形式不谈,我们重点看一下其内涵。

“穿搭”、“美食”、“旅行”、“美妆”等标签,再加上瀑布流的信息展现形式。我们不难看出,绿洲未来可能更多的是基于兴趣分享的“种草”型社交电商,再加上微博引流而来的明星资源,必然形成一种KOL为主的社区生态。

并且绿洲的动态发布功能,已支持添加品牌标签,看来早早为其商业化做好了准备。

粉丝经济

水滴是绿洲社交网络内的数字资产,而从水滴能够兑换的各种福利中可以看出,绿洲俨然打的是粉丝经济的主意。打榜源自微博,而打赏则学习各种直播平台。

为何建造绿洲?

时代变迁

微博今年已经十岁了,而作为PC时代的遗珠,在移动互联网的浪潮中,微博难免会显得有些“年老色衰”。

我们从微博19年的第二季度财报中,可以看出端倪:

微博第二季度营收4.318亿美元,同比增长1%,市场预期为4.301亿美元;净利润1.03亿美元,去年同期净利润为1.409亿美元,市场预期为净利润1.3亿美元。2019年6月的月活跃用户数(MAUs)为4.86亿,较上年同期净增约5500万;6月平均日活跃用户数(DAUs)为2.11亿,较上年同期净增约2100万。

1%的增速可以说几乎停滞,这已经是微博连续第7个季度,净营收增速放缓。微博的股价,更是从18年2月最高峰的140美元,跳水到现在的40美元左右。

于是,在如此互联网的大环境下,在微博逐渐荒漠化的进程中,微博急需打造一片新的“绿洲”!

围城之困

2019,互联网人口红利消失殆尽,互联网界陷入到一场存量争夺的战役当中。

人性是懒惰的,从读图到短视频,越来越简单直接。而人性,也会本能地追求更加激烈的感官刺激。随着抖音、快手的崛起,微博已经被瓜分掉了太多的流量。 在信息流的领域中,随着推荐算法机制的推广,头条俨然占据了新霸主地位。 在社交领域,崇尚极简主义的微信,更是不可撼动的定海神针! 微博的广告收入,占据了其净收入的86%,这意味着微博除了广告收入外,还没有太成功的变现模式。于是大V们,在微博上赚够了流量,转手就把粉丝导流到小红书等平台去变现。

微博的几大用户留存场景已然遭受围城之困。而微博并非毫无作为,从大力推广的微博故事和爱动小视频APP,再到现今的绿洲APP,微博的焦虑溢于言表!

内部隐患

微博定位是什么?UGC的内容媒体?

然而现如今,微博上的平民用户和明星之间的差距已形成一条无法逾越的鸿沟。流量资源倾向于明星,普通用户已经找不到存在感。再加上广告和营销号的过度商业化,微博的信息流现已被侵占的惨不忍睹,而用户则是苦不堪言。

微博从社交化慢慢变成泛新闻化的趋势已经不可逆转!大家可曾意识到,现在想发表一条生活动态的时候,已经不会再想到微博;而打开微博,现在更多的是为了看看时事新闻和八卦热点。

抢占风口

在小红书下架整改的风口浪尖,微博推出绿洲APP。一红一绿,连内容都是如此神似,无疑是直接对话小红书。连绿洲的产品经理也这样解释到,为何起名叫做绿洲:“对标小红书,所以需要有点绿。”

究竟是小红书渡劫成功,还是绿洲趁火打劫,我们拭目以待。

绿洲终将荒漠

前几天怀着好奇心初步登录绿洲的时候,最大的感觉就是平淡无奇,甚至有些乏善可陈。对于这种感觉,自我调侃式地安慰一下微博吧:绿洲的产品定位是“年轻人的生活时尚社交平台”,也许自己一是不再年轻,二是非女性,所以才会对于绿洲无感吧。

绿洲的战略是种草,但给人的感觉更像是在种树,一点也不清爽。打着“回归初心,发现美好”的旗号,但内容中,却充斥着一股股的油腻感。实在难以想象“好吃到哭”、“好用到爆”的这些种草文,如何跟“清爽”二字沾边。

KOL的营销策略,衣食行美的产品布局,粉丝经济的发展方向以及社交电商的战略规划,绿洲把自己定位成了一个大而全的平台,而这样的定位,通常不会有好的结果。

 

作者:晓庄同学    公众号:晓庄同学产品笔记

本文由 @晓庄同学 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。未经许可,禁止转载

题图来自Unsplash,基于CC0协议